唐鹤德与张国荣:此爱绵绵无绝期

同性之间的爱情,不会因为禁令而销声匿迹,那些美好真挚的爱情故事总会通过各种方式流传。在我心里,最动人的同性爱情,当然是在张国荣和唐鹤德之间。 每当看到大家怀念张国荣生前的种种传奇经历音容笑貌,我却总会想,唐先生呢,他现在状态怎么样?这些年来,他过得好不好?痛失至爱的阴霾,有没有渐渐散开? 今年,是张国荣离开的第15年。4月1日,唐鹤德更新ins,引用了《春夏秋冬》里的一句歌词:春天...

两个人的苹果林

一 褐色的土地裸露着,我猫腰向前走,一棵棵苹果树,一条条枝杈,一团团翠叶,没有节奏地冒出来,扯住衣襟,挡住去路。我蹲下,浓密的苹果枝叶遮住了太阳,即使再炙烤的天气,树下都给人阴湿的躁动感。那苹果树像一个个肥硕的大头颅,浓发在风中“哗啦啦”的尽情翻飞。如果玩捉迷藏的游戏,小伙伴们就像变成苹果叶子,神秘地躲闪在密密层层之间。高高的枝杈,直挺挺地伸向天空,茂盛翠绿,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...

母亲不在,我们都想离开这个家

《石头》剧照 姐姐搂着我说:“弟弟,我也要走了。这个家,我一天也不想多呆,一点温暖都没有。” 作者:唐超 1 1998年,母亲去广东中山打工,她走后的那个周五的晚上,我生了一场“大病”。我躺在床上,父亲抚摸着我的额头:“没感冒,哪里难受吗?” 我摇摇头,那时我只有10岁,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父亲,直到多年后,我在游乐场玩海盗船时才找到与那时相同的难过的感觉:所有细胞在极速下坠的...

嘘,外婆的床上有虫

题图:VCG 我坐在后座,稍稍抬头去看,母亲也哭了。外婆哭的是,留不住自己女儿的女儿;母亲哭的是,自己女儿对自己母亲的淡漠。 作者:阿芙 1 当我挽起袖口,或者将胳膊向上伸,手腕上的两块红褐色的痂就会露出来。它们出现在我的手上已经有一个月了,硬硬的,十分丑陋。 我身上不止一处有这样的结痂,右手腕、右手背、左手拇指、肚子上、背上甚至脚踝上,都有这样的痕迹。 起初,它们只是红肿的疙...

时间的悬案

直到拿到朋友的视频选题前,我很久没有想起阿公了。即使是春节济济一堂,也早习惯座上没有了他。十余年,放老传统里早已是好汉一条,轮回过了一遭,也不知道此生他还是不是缜默慎独的性情。 说到底,其实从小是很少能感受到大家庭式亲情的人。童年的阳台里独自翻着书长大的小孩,在手术室外等待母亲,大院操场上小孩子们各回各家吃饭,剩自己一个人戴着钥匙,回想起来大多是这种冷冰冰的画面。 阿婆倒是十...

父丧

父亲只有每个月给我打钱时,才会简短聊两句,从来不超过一分钟。我借着酒意拨通父亲的手机,只说了一句:爸,我喝多了,想你了。 一 父亲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三个多月了,至今想起他,不仅仅是难过,还有一丝愤怒和无奈。 2017年下半年,母亲连续做了两次手术,甲状腺乳头癌及颈部淋巴结肿大。这并不是绝症,所花费的手术费用及其他费用也不是我们这个家庭无法承担的。 父亲是县城城关镇工商所的办公室...

男人的安全感,女人的安全感

绘者:Henn Kim 你有没有发觉,人到了一定年纪后,容易患得患失,缺少安全感。 就拿我来说,很久以前,我以为放学沿着那条熟悉的大街回家,就是安全感;我以为把心取出来郑重其事地换另一颗心,就是安全感;我以为勤勤恳恳努力赢取奖励,就是安全感…… 现在我知道,熟悉的大街可能出现意外,真心对待的人可能变心出轨,辛苦打拼的成果可能进了别人的腰包,原本当做真理的因果循环,却成了因不由果,果...

爱情教会我什么是现实

作者:书徽 采访时间:2018年4月1日 姓名:叶三(化名) 性别:男 年龄:26 江西人。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,曾从事广告、家装等行业及自主创业,目前是某演艺公司的合伙人,现定居杭州。 “男人、女人,随着时间和场景的变化,所扮演的角色不一样,性格也会有所改变。”从感情回忆中走出来的叶这么对我说。 他的神情平静,过往的那些伤痛和艰辛似乎已变得云淡风轻。我很同意这句话,不过,能平和地说出它,...

我妈的人生,就是一部关于生育的悲壮史诗

一直想写我妈的故事,以她的人生的丰富程度,足够写成长篇小说了,那将会是一部浩荡悲壮的女性史诗。可后来我明白了,自己不是莫言贾平凹王安忆,根本没有写大部头的才华,只能写篇短文,把我妈的一生,浓缩在里面。 1 我妈一共生过三个孩子,老大是女儿,生下来没几天就夭折了;老二是儿子,出生后经过抢救勉强存活;小儿子出生比较顺利,可两岁时生了场病,后来就成了脑瘫低能儿,至今还不会说话,...

五铢钱与武侠梦,舅舅们在天上看我

五铢钱与武侠梦,舅舅们在天上看我 文|袁复生 一、想起舅舅们的时候,我就想起了流经高沙镇的蓼水河 那一天的蓼水河,格外安静。 安静到蝉鸣都变得格外小心,在江边的人早早吃完中饭,把平时都摆放在河边的木凳子都收进了屋子,怕太阳过于灼热,把凳子晒裂。 小舅舅和朋友们摇着船,逆流而上,他们的目标是高沙镇上游的一个深水潭,那里的鱼多,不仅有草鱼、鲤鱼这些普通的品种,还有一些平日少见的甲鱼。...

雀跃和阿园(温州话版)

夜色柔媚,在一盏橘黄色灯光下雀跃看着阿武道:“你走该哪,我到家了。” 阿武有一点不舍得,借路灯光亮打量着雀跃。 雀跃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绸衬衣,外罩了一件红色格子长裙,额前一排往里卷曲的刘海。雀跃是天生的卷发,一头浓黑厚实长发被挑起一半束在了脑后,剩底下还有一半浓厚黑发披在了身后。雀跃该囡儿把自己打扮起来的样子,足以将男人一对眼珠子勾落了下来。 对于阿武她才看不上,不过是现在没有一个...

Relationship | 社交网络语境下的爱情、分手和渣男渣女

Sorry, I'm tired 今天的灵感其实来自于我听了快一年的广播节目,「Les Gentilshommes」,由三个20-40岁的男士主持,每集邀请一位女士,探讨时下两性关系的时髦话题。不能说新世界大门被打开了,但是有些操作方式我确实是闻所未闻。 我特别欣赏这个节目对不同生活方式,不同人际关系操作所持的开放性态度,仅仅是分享,绝不「judge」,而从2017年三月开播到现在,节目中分享的21个主题确实引发了我的...

老情人

文/陈念生 窗外的夜空仍是灰蒙蒙,没有现出曙光的迹象,陈乃谦醒了,缓缓坐起身子,顺手摸到手机,“3:23,还早的很”,借着手机屏幕里的光线,他瞅了瞅一旁熟睡的妻子,侧卧的身子呈“S”型蜷缩着,胸脯随着呼吸微微起伏,脸蛋舒展中带着微笑,似乎是做了梦,“有她真好”,他心里蹦出这个想法。 夏黛莉爱他,这种爱带有一种天然的成分,甚至有不顾及自身的盲目,根植在她的言行之中,他依恋她,离不开她,他...

开玩笑,发个豆邮就要说分手?

今天,时间君收到一个豆友的私信,她和男友在豆瓣相遇相知相恋了1年零四个月,然而就在领证前一晚,毫无征兆地收到了对方的豆邮:我们分手吧。 从一开始的怀疑,到和对方确认,她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否定和失落,反复和时间君说,再也不相信爱了。 除了心疼和安慰她, “分手是好事,总比领证后,把婚姻变成爱情的坟墓好”,时间君总想为她写些什么。 《时光尽头的恋人》里面有句台词,令人印象深刻: 如果不...

小说│消失在春天的风里

最终约在城郊新开的SHOPPINGMAIL里吃饭。她没有带包,把手机钥匙直接放风衣口袋里,出单位大门右转,第三个路口的绿化树旁上了他的车。傍晚六点多钟,是冬天的话,夜幕已黑,而现在人间三月,天色亮堂,泛着轻霾的黄光。路边玉兰已开到尾声,风一吹,簌簌掉着叶瓣,因花型大,凋零谢幕的状态就格外显眼。她坐旁边不吭声,累,白天跟领导去县里的分公司座谈,来回坐了四个小时车。 他问去哪家吃。她懒得动,...

外婆

我的小名里有个“青”字,据说是外婆取得。因为我出生时,房子前面有一片小竹林,满眼绿色。后来妈妈嫌这个字太单薄,换成了别的更复杂的字。但是我自己一直觉得“青”多好,又简单又古老,可以指蓝色、绿色、黑色,又可形容茂盛或年少的样子。又可延伸至青绿色的草、未成熟的农作物和竹简等。上学的时候,有个女同学叫做“何青”,每次遇到她,我都要细细端详,生出莫名的亲切感,感叹她父母给了她一个多好的名...

爸妈把我给的几十万都放了高利贷

我小时候特别乖,婴儿期时就几乎不怎么哭闹,从不乱要玩具和零食,整天安安静静呆着,爸妈不在身边也不慌。上学后年年三好学生,少先队中队长,从不让父母操心,让我吃啥吃啥,让我穿啥穿啥,不贪玩不淘气,放学后就回家,回家后就哪也不去,认为去电子游戏室的同学都很堕落。这样的我当然是父母的骄傲。 可是等我稍微长大一点,自我意识开始觉醒,渐渐就知道,原来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。原来,真实的自己...

世上有不爱孩子的父母吗?有。

原生家庭对我们的不良影响,往往顽固地烙在骨血中,持续影响着我们的思维方式、情感类型和人生轨迹。 世上有不爱孩子的父母吗? 张爱玲说,有。 那是她写的《金锁记》,卖麻油的曹七巧嫁进豪门,成了姜家二奶奶,丈夫却是个病歪歪的骨痨,长期压抑的情欲和勾心斗角,使她失掉了最后一点人性,只留下刻骨的怨毒。别的人她伤不了,唯有一双儿女,俯仰皆由她摆布,她不靠打,也不靠骂,竟然也能彻底毁了他们...

比起认真分手,我更害怕不告而别 | Ta为什么连再见都不好好说?

KY作者 / 咯咯 编辑 / KY主创们 前两天收到这样一条粉丝留言:“KY小姐姐们好,我和男朋友谈了半年,没有什么很大的矛盾。但是他最近突然变得很冷淡,说话也爱理不理的,就像是想要分手了一样。我觉得很困惑、又委屈,想找他把话说清楚,但他就是不愿意告诉我他的想法,总是回避。到后来,他直接就不回我任何消息了,宛如人间蒸发。我觉得非常受伤,几个月来一直走不出来。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?“ 收到这条...

你怎么悄悄变老了

一个爱过的、相伴走过很多年的人,纵然不会经常想起,但是也不可能忘却,青春岁月生长出来的感情,在漫长的岁月里,不知不觉暗暗发酵,变出了亲人的味道。 1 40岁女人的周末并不轻松。蒋黎在超市里买了一堆菜,堆得购物车跟小山似的。她推车走着,目光在货架上流连,看得太入神了,车子不小心碰到了别人。 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她心不在焉地道歉,并没有仔细看对方一眼。 可是被撞的人却喊了一声,“蒋黎...